闫老头背着手站在那里,身板溜直,看起来方才那一击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。跟一年前比起来,师傅似乎一点也没变,脸还像以前一样臭,五官十分刻板,估计小孩子看到他的脸,都要哭了。

“师傅?”周翼虎茫然,这老头玩什么呢,居然躲起来攻击他。

闫老头似乎十分不满意他的反应,哼了一声后,才背着手,迈着八字步走到炕边,一屁股坐下,端起那杯冒着气的热茶喝了一口。

“离开一年,没啥长进,是不是懈怠了?”语调冷冰冰的,还带着一两分不屑,要是旁人被这样问及,心里没准就不好受了。

周翼虎不敢说自己了解师傅这个人,但是多少明白一些他的为人处事准则。师傅这个人,就是面冷心热,脾气有些怪!他看对眼的人,哪怕是受世人唾骂的人,他也会毫不在乎的与之相‘交’;相反如果是他看不上眼的人,那么即便你是受万人敬仰的人物,他也决不分将你放在眼里。所谓的名誉,礼教,道德,通通不在闫老头的思考范围,他这个人一向喜欢特立独行,能跟他套‘交’情的人,一定很不一般。

有人说他是铁实心肠,因为有一次他在村子里走,看到一个小孩子被狗追,居然也不拦一下;有人说他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,见了人总是板着一张石头脸,别人跟他打招呼,他全然当作没听到一样,扭头就跑……

反正说他坏话的人很多,无外乎都讲闫老头是个脾气古怪的鬼见愁,这样的人,没有人理就对了。

可是周翼虎与他相处了两年的时间,却不觉得自己师傅有那么坏。在周翼虎眼里,闫老头只是个不擅长表达,不懂相处之道的人!他的孤傲,别人不懂,久而久之的自然是要被孤立,被说上几句闲言碎语的。

周翼虎从他冷冰冰的问话中,嗅出一丝关怀的味道。

“师傅,我可从来不敢懈怠马虎。师傅所授,弟子全都铭记于心,时刻也不敢忘。”

闫老头看了他一眼。

其实这孩子的功夫一点也没有落下,一年没见,他的内力似乎增长了不少,而且因为根基扎实的有关系,一招一式也越来越有模有样了,至少将招式七成以上的威力都必挥了出来!

超诱人的极品美女 喜欢卖萌

这孩子才习武三年时间,大器晚成啊!许多从小练武的人,也未必能比他做得更好。

闫老头对自个儿这个徒弟是满意的,只是他从来都不知道如何去好好与一个人相处,所以明明是关心的话,说出来以后也变了味儿。

“师傅,徒弟回来了,明个就是大年夜了,徒弟想让您去我家过个团圆年。”

闫老头摆手,明确表示自己不想去,他一个人习惯了独来独往的生活,根本不习惯在热闹的氛围中呆着。

两年来,周家人无数次请他过去,都让他拒绝了。嫌烦的时候,干脆闭‘门’不见,周家人没有办法,只好放弃了。

周翼虎还想说什么,却被闫老头猛的一声暴呵制止住了。[求书网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

师傅身上突然涌现出一种极其暴戾的气息,好像随时会将全身的能量引发到一处向自己攻过来一样。这样的师傅是陌生的,他眼珠微红,额上青筋暴起,一种近乎于狂暴的能力从他的身上隐隐透出来。

周翼虎暗暗心惊,这样的师傅,只怕自己连他一招都接不下吧?

“师傅……”

闫老头身上的气势瞬间如‘潮’水般退去,他缓缓的问:“徒儿,你可知为师的身世?”

周翼虎眉心一跳,觉得有什么事情终于要来了似的。他摇了摇头,“师傅从未告知,弟子不知。”

闫老头沉默了一会儿,才道:“你自小长在农家,怕是也没听过为师的名号。为师姓赵,全名赵无天!”

师傅不是,不是姓阎吗?怎么原来是姓赵的?

无天,无法无天!

闫老头似乎在回忆什么,只道:“想当年,我醉心武学,漂泊于江湖,为的不是追名逐利,而是想把我自创的刀法发扬光大罢了。虽然我从没有想过开山立派,做一代宗师,可是在很多人眼中,我就是想扬名天下的人。”

难道那刀法是鬼王刀?

周翼虎猛然想起云霆霄说的那些话,心里当下了然!看来云霆霄早知师傅的真实身份,又或是他能拜师学艺,也全是那货一手安排的?

周翼虎双眉微拢,心里也‘乱’了起来。

“你师傅我一向看不上那些名‘门’正派,满嘴的人义道德,实则‘门’下尽是‘鸡’鸣狗盗之辈!他们惧于我的实力,怕我成长起来,将来取而代之,便开始想要拉拢我,拉拢不成,又怕我去投靠别的势力,就对我展开了各种各样的暗害和残杀!当年为师年少轻狂,又有绝技傍身,怎么可能甘心任他们鱼‘肉’?所以干脆就把事情闹大,搅得江湖刮起好一阵的腥风血雨!人人都叫我魔头,害得我不得不暂时隐遁江湖,去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暂时做一个砍柴的樵夫过活。”

周翼虎听闫老头叙述往事,眼前似乎浮现出了当年江湖上的一幕幕血雨腥风。

“……后来啊,我遇到了你的师娘。”

呃,画风突变,闫老头一向僵硬的脸庞,突然柔和了几分,语气里也带着几分让人听不真切的柔情。

接下来的故事就很俗套了,有了爱情滋润的鬼阎王赵无天,打算金盆洗手退出江湖,从此跟爱妻过着夫妻双双把家还的美好生活,哪知道那些江湖正派人士,却没有放弃对他的追杀,终于在某一天,将他和妻子落脚的处找了出来。三十多名一等一的高手,将他们夫妻二人围困住。赵无天一向无法无天惯了,那一天,却突然害怕起来!妻子身怀六甲,不会武功,明明与那些人无怨无仇,却被牵扯到了这血战之中!他永远也忘不了妻子大叫着让他快跑时的情景,永远也无法忘记她‘挺’着肚子倒在血泊中的模样!

他恨!他不甘心,他要报仇。

赵无天自创的刀法,本不叫鬼王刀,原本并没有十分完善,只有十八路。后来他身负重伤,逃过一劫后,家破人亡的仇恨,让他整个人都陷入到一种偏执的情绪当中。妻子和尚未出世的孩儿倒在血泊中的模样,深深的刺‘激’了他!赵无天的‘精’神陷入了‘混’沌和绝望的泥潭中不能自拔,他在近乎于疯狂的状态下,创造了后十八路刀法,将三十六路刀法‘揉’和在一起,取名鬼王刀。鬼王刀共有三十六路,每路刀法都有三式变化,无穷无尽,刚柔并济。前十八路刀法虽然来势汹汹,锋芒毕现,但是尚有一现生机;后十八路刀法却是扑天盖地,死寂无声的打法,与之对峙之人,好像被一张大网给套住了,无数刀光剑影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,他惊恐,却毫无办法,逃脱不得。

后面十八路刀法,给人一种十分强大的压迫感,招式中透‘露’出来的是无限无际的死寂之感,好像下一秒,那与之‘交’手的人就会被无声的死亡之气带走一般。功力不深厚者,心‘性’不坚定者与之对上,下场便只有一个死字。

赵无天将自创的这三十六路刀法称作鬼王刀,死在他刀在的亡魂不计其数!他成了江湖人口中谈之‘色’变的魔头,似乎只要一提起这个人来,他们要面对的便是风云俱变,血雨腥风和数不尽的杀戮。

“当年啊,要不是几个大能联合起来围攻我,你师傅我啊,只怕真是要变成一个魔头了。”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没有哪个江湖人,敢说他从来没有杀错过人的!好人也罢,恶人也罢,都逃不开杀人与被杀的宿命!

赵无天被众大能全力绞杀于无量观外,‘迷’离之际,是无量真人以收尸之名救了他!当时他奄奄一息,马上就要断气了,那些人估计大罗金仙也难把他救活了,就卖了个人情给无量真人。毕竟无量观的分量,他们都清楚,无量真人的实力他们也清楚,真要是对峙起来,谁也讨不得好去!与其与无量真人作对,不如卖个人情给无量观,所以众人才放弃了要将赵无天碎尸万段的想法。

只是他们都不知道,赵无天死了,阎老头却活了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阎老头放下了仇恨,忘记了过去!他的一身戾气虽除,可是人也变了,变得沉默寡言,变得脾气古怪。

“我原本以为此生就‘混’沌的而过了,没想到无量真人突然让我收徒弟!我欠无量观一个天大的人情,哪有不肯的!只不过鬼王刀是杀戮之刀,或是心‘性’不定,‘性’子偏‘激’者习练,将日必成后患!我不想江湖上再出现一个鬼阎王!所以我向无量真人提出,要考察你一段时日,只有通过了我的考察,我才会把鬼王刀传给你。”

听了这些话,周翼虎也沉默了。

师傅的不近人情,冷漠,都是有原因的!只是那背后的原因太过沉痛了。

“师傅……”

“跪下!”闫师傅突然大喝一声!

周翼虎连忙掀起衣襟,跪在了他的面前。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,师父的话,他是一定要听的。况且天地君亲师,跪师傅也是天经地义之事。

“我观察了你两年,你这个孩子心‘性’极佳,本‘性’淳善,质朴,天资尚可,根骨奇佳,是个学武的好料子!鬼王刀是杀戮之刀,戾气之刀,可真正的杀戮与刀无关,与招式无关!”

周翼虎懂他的意思,不过这个时候,他什么也没说。

“想要杀戮的,是人心。”这个道理,他也是想了很久,才想明白的。

“我要给鬼王刀找一个传人,将我毕生所学传承下去!但是学习此刀法之人,必须是个心‘性’淳善,‘性’格坚韧的人。他要能掌控刀,而非被刀掌控。”

沉默,寂静。

闫老头又让周翼虎重新给他敬茶。

“以前是考验你,现在,我正式认下你,你就每天过来跟我学习刀法吧!”

周翼虎点头称是,双手将茶奉上,“师傅,喝茶。”

闫老头十分豪气的将茶一饮而尽,还对他道:“不要再提让我去你家过年的事了,你的心意为师收下了!尽孝有很多种方式,你若真想让为师高兴,就努力学习刀法,将鬼王刀传下去。还有,时刻谨记,手中有刀,心中有刀,刀人合一这些事儿都不是最重要的。”

周翼虎头一次听到这个说法。

习武的人很讲究‘门’派技法,特别是练刀剑兵器的人,更讲究兵器要趁手,刀(剑)合一的境界,可是为何师傅会这么说呢?

“学别的刀法,剑法,都讲究刀剑与人合一,可是鬼王刀不是!”鬼王刀的威力,用好了便是无穷无尽,学习鬼王刀的人,永远要面对的一个问题,是如何摆正自己的心,不被刀中的戾气所染。

闫老头站起身来,将柜子上方一直用红布盖着的龛笼打开,他揭开上头的红布,里头赫然是一个牌位。

是他亡妻的灵位。

“徒儿,过来拜见你师母。”他说得理所当然,好像没有什么不动一样。

周翼虎跪行至灵位前,虔诚的磕了三个头。

“弟子周翼虎,拜见师母。”

闫老头十分满意,又让周翼虎给亡妻上香。

简单的仪式结束后,他便从亡妻的牌位后面‘抽’出一物来。

那东西被布包裹着,好似一个已经沉睡了很久的人一样。可是周翼虎在见到那物的一瞬间,突然心跳如擂鼓,眼睛也不由自主的亮了起来。

闫老头将布条一层层的打开,缓缓的道:“此刀是天外奇石加‘精’铁所造,当年为师就是靠着它,一路过关斩将,将那些恶人斩杀于此刀之下!”

一柄通体漆黑,暗淡无光,长约三尺六寸的横刀出现在周翼虎面前。

此刀看着毫不起眼,可是周翼虎却仿佛听到了刀的嗡鸣之声!

“这刀跟了我二十多年!”闫老头轻轻的抚‘摸’着刀身,轻叹道:“刀有什么错,错的是人。”他猛的将手中的刀朝地面扔去。

刀尖看似无锋无芒,可是‘插’入地下那一瞬间,周翼虎却听到了让人头皮发麻的镶嵌之声!刀身微微晃动,嗡鸣之声不绝于耳。

“此刀名唤夺命!”一秀直播app,手机直播app排行

Tagged :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