顷刻间,那根寒光闪闪的铁钉已经近在咫尺,眼看着就要刺入裴元灏的额心。

但,幸好我在这个人发难之前就大喊了一声,皇帝身边的护卫都是精挑细选反应敏捷高于常人的,这个时候已经飞奔上前,只见眼前银光一闪,刀剑出鞘直袭那人的咽喉。

刺客的反应也不慢,眼看着刀锋逼近,他下意识的往后一缩,手上的动作也滞了一下。

只这一滞,先机尽失!

顷刻间,裴元灏已经连连后退了好几步,那人在再想要上前,几个护卫立刻奔上来:“保护皇上!”

“抓刺客!”

那刺客一见失了先机,正要翻身跃出去,可刚刚一退,就看见外面人影一闪,竟是孙靖飞一手缠着那条红绸跃了上来,一下子堵住了刺客的去路。

一见到他,刺客的眼中透出了阴狠之意,趁着孙靖飞还没站稳,手中的铁钉朝他突刺过去,孙靖飞吃了一吓,急忙往后仰身避过,可就在这时,又有两个人攀了上来,正是那个刺客刚刚在下面的两个同党。

一切的发生,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。

眨眼间孙靖飞一个人被三个刺客保卫在了中间,那两个人二话不说,同时朝他一脚踢了过来,眼看着两边夹击,孙靖飞面无惧色,纵身朝塔楼外跃了出去,外面的人一看到他这样,都吓得尖叫了起来,可他手中的红绸却是紧握不放,游荡一圈之后,又返身钻了回来,一脚踢上了右边的那个刺客太阳穴。

那人猝不及防,一下子被他踢了下来,倒在地上,旁边的护卫上前,一刀结果了那人。

眼看着风云巨变,护卫将这里围成了铁桶之势,要走也已经没有了退路,剩下的两个刺客对视了一眼,一个跟孙靖飞继续纠缠,另一个索性迎头冲了上来,跟裴元灏身边的护卫战成了一团。

白嫩美女露肩吊带裙展甜美笑容唯美写真图片

我们一直站在塔楼的另一侧,看着近在咫尺的地方一片刀光剑影,护卫已经将我们全都围住,裴元灏一挥手“保护几位娘娘”,那些护卫便拥着南宫离珠和叶云霜跌跌撞撞的往后面退去,常晴虽然被吓得脸色发白,但还没有失去自持,我和她都站在裴元灏的身后,只见裴元灏脸上凝着寒霜,冷眼看着那两个刺客。

孙靖飞的武功果然不弱,十几招下来已经把那个刺客制住,按倒在栅栏上:“说,谁派你们来的!”

那刺客死死的咬着牙,不吱声。

孙靖飞浓眉一皱,一只手捏上他的后脖颈:“说!”

那人眼看着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,索性一咬牙,突然反手挥开孙靖飞的桎梏,只要冲上来,就在这时,又是一个人影从下面钻了上来,定睛一看,却是另一个应试者,申恭矣保荐的他的侄儿申啸昆,这人的身手也极敏捷,一见那刺客要发难,两手攀着房梁,两条长腿顺势抬起一把夹住那刺客的两边脖子,狠狠的一拧!

这时,裴元灏突然沉声道:“留活口!”

但已经来不及了,只听一声闷响,那刺客眼睛像鱼眼一样暴凸出来,喉咙里发出咯咯声音,应声倒地。

我的心里揪了一下。

在这个情况下,刀剑离他不过尺寸的距离,要叫护卫留活口是很险的一件事,但他还是这样吩咐,显然,他对这些刺客的来历非常的看重。

申啸昆一听,也拧紧了眉毛,和孙靖飞对视一眼,而那些护卫一听留活口的话,顿时刀剑上也减了锐势。

剩下最后那个刺客一见自己的同伙全都被杀,顿时眼睛都红了,趁着孙靖飞和申啸昆还没上来,而那些护卫也不敢全力攻击之际,猛的甩开周围的人,将手中的铁钉孤注一掷朝着裴元灏射了过来!

“皇上小心!”

周围的人全都大喊了起来,而就在那个刺客射出铁钉的一瞬间,申啸昆站在栅栏上,反手摘下外面的那朵红花,猛的朝他的肩膀打了过来。

那朵红花是丝绸扎成的,还是有着十分的重量,加上申啸昆运足力道,重重的打在那刺客的肩膀上,将他打了一个趔趄,一下子跌倒在地。

也正因为这一下,铁钉出手的时候一点偏差,裴元灏眼疾手快的侧身一躲,铁钉擦着他的脖子飞了出去,却正正的射向他背后的常晴!

这时,常晴完全猝不及防,只瞪大了眼睛,看着那一点寒光袭向她的面门!

糟了!

我心里一急,眼看着常晴就要遇害,我一把用力的推开她:“皇后小心!”

她被我一下子推开,躲开了那一道银光,但铁钉却正正划过了我的胳膊,我只感到胳膊上一阵剧痛,顿时发出一声痛呼,就看见一道鲜血随着铁钉过处流了出来!

“啊——!”

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痛楚袭来,我皱紧了眉头,痛得咬紧了下唇,常晴被我推得狼狈的跌倒在地,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,急忙扑过来一把抱住我:“青婴!青婴!”

我用力的捂着伤口,鲜血已经从指缝中涌了出来,冷汗涔涔而下,抬起头看着她,苍白着脸道:“皇后,你没——没事吧?”

“本宫没事。”

这时那个刺客早已经被孙靖飞和申啸昆上前一同擒下,两个人奋力将他摁在地上无法动弹,其他的护卫们立刻拔刀上去架在那人的脖子上,终于将他制住。

一直到这个时候,所有的人才算松了口气。

倒是裴元灏,上前只冷冷的看了那刺客一眼,道:“押下去!”那些护卫立刻抓住那刺客押走了。

这个时候我痛得已经快要站不稳了,常晴急忙抱住了我,两个人都跌坐在地。咬牙扛过了最初那一阵的剧痛之后,我也没那么难受了,只是鲜血不断的往外涌着,衣袖都被染红了,常晴的锦衣上也染了大片的血迹。她也丝毫不在意,只是用力的抱着我,大声道:“来人,赶紧传太医!”

就在这时,一双柔软的手伸过来,轻轻的抚着我的肩膀:“岳大人,你——还好吧?”

听到这个声音,我虽然痛得全身都在抽搐,但心里还是咯噔了一声,回过头去。

一张绝美清丽的脸庞映入眼帘,只是脸色不怎么好看,叶云霜站在我的身边,脸上还有些惊惶未定的神情,却很小心的看着我的伤口:“你没事吧?”

我心里沉吟了一下,摇摇头:“没事,多谢云嫔娘娘。”

她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确定我没有受别的伤,才轻轻的松了口气一般,后退了一步。

裴元灏这才转过身来,走到了我的面前。

我和常晴的样子,可谓有些狼狈,南宫离珠站得远远的,显然被吓得不轻,脸色苍白得比我这个受伤的人还难看些,裴元灏走过去,轻轻的捏着她的指尖:“没事吧?”

“……”她的唇瓣还有些颤抖,看着满地的鲜血,过了好一会儿,才轻轻的摇了摇头:“没,没事。”

裴元灏又看了看叶云霜,转头沉静的吩咐道:“来人,立刻送皇后、丽妃和云嫔回去。”

“是!”

那些护卫和惊惶未定的宫女们已经走了上来,扶着他们三个,常晴又看了看我,道:“皇上,臣妾不放心青婴,还是想——”

话没说完,护卫已经领着大夫来了。

刚刚常晴让传太医,也是她急得有点失态了,耀武楼这边只有兵部随行的大夫,哪来来太医呢?那大夫大概也从没被帝后传召这样的经历,走上来还战战兢兢的,正要跪下,裴元灏已经一挥袖:“快给她看伤!”

那大夫被吓了一跳,差一点就跪在我面前了,哆哆嗦嗦的剪开了我的衣袖,只见里面一片血肉模糊,甚是吓人,南宫离珠和叶云霜一看,都吓得别开了脸,被侍从们扶着走了,常晴还要留下,裴元灏已经走上前,扶着她轻轻道:“皇后刚刚也受惊了,还是赶紧回去休息,切不要再劳神。”

“可是,臣妾——”

“岳青婴的事,朕会看着。”

常晴的秀眉微微蹙起,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裴元灏,终于低着头轻轻道:“臣妾知道了。”说完行了一礼,便转身走了下去。

我还坐在原地,痛得一直没办法说话,那大夫虽然被吓着了,但还老练,很快帮我清理了伤处,手臂上一条两寸来长的伤口,幸好不太深。他帮我仔细包扎了之后,转身对裴元灏道:“回皇上,岳大人的伤是皮外伤,微臣已经包扎好了,只要月内不见水,就不会有大碍。”

“没伤筋骨吧?”

“回皇上的话,没有。”

“嗯,下去领赏。”

裴元灏只淡淡的一挥手,那大夫便又跟着人下去了。

这个时候,塔楼上的人几乎都走了,只剩下我和皇帝,还有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斗的护卫、侍从们,一个个犹有余悸的看着周围,连呼吸都不敢大声,虽然刚刚这里还刀光剑影血肉横飞,惊天下之险,顷刻间,却又安静得只剩下风声。

和人的呼吸。

我低头看着手臂上厚厚的绷带,还透着一点粉红色的血痕,虽然不那么痛了,当我想要站起来,却发现整条手臂还是完全使不上力。

这时,一双明黄色的靴子走到了我的面前,停下。

我窒了一下,也没抬头,只是又挣扎着想要用没受伤的手撑着地面站起来,但才一用力,却发现全身因为刚刚的痛楚已经酥麻得没有一点力气,正要狼狈的跌倒,一只手伸了过来,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。

我的心一跳,抬起头。成人黄色直播app,成人下载app

Tagged :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