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澜炼!”

墨雪渊猛然惊醒,想要动,可是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,丹凤眸子泛着寒冷的光,看着屏风面前邪笑的男子。

这一刻,墨雪渊想要杀了他,可是自己,却没有一丝力气,全身上下好像动不了。

澜炼走进床榻,看着床榻上想要挣扎的女子,看着她美艳倾城的容颜,一双寒冷的丹凤眸,这个女子无论是什么模样都这样的让澜炼痴迷。

“泷儿,你别挣扎了,这是朕,亲自让人给你配的药,你无论怎么挣扎,也都是没用的。

许久未见了,泷儿,看到你如今依旧倾国倾城的模样,可真是让人心疼。

来!朕带你回宫,朕带你回去属于我们的地方。”

澜炼说着,走进床榻,一步一步,靠近墨雪渊。

墨雪渊惊恐的看着澜炼,她想要挣扎,却无论如何也没有,她想要开口叫,可是却发现自己此刻喊不出一点声音。

“你别挣扎了好吗?清灵和幽冥,还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和暗夜对战呢?这里不会有人来的,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。

你放心,朕不会让你受到一点委屈,朕会好好的,温柔的对待你,朕会悄悄带你离开来国,回到朝国,回到属于你的地方。

你是朕的皇后,朝国的皇宫,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。”

少女慵懒唯美闺房

“不要!”

墨雪渊想要向后退去,可是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,所有的挣扎都是无力。

她只能看着澜炼扬着邪恶笑容的脸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直到,靠近墨雪渊倾国倾城的容颜。

澜炼俯身,将墨雪渊从床榻上抱了起来,他走到一旁,拿了墨雪渊白色貂裘的披风给墨雪渊盖上,低眸,看了怀中倾国倾城的女子,清秀的脸上,一抹邪魅和得意,满心欢喜。

“主子!来国禁卫来了!”

黑衣女子来到门口,对澜炼恭恭敬敬拱手,低着头,不敢一丝逾越。

澜炼淡淡抬眸,看着面前的黑衣女子,清秀的脸上,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。

“解决他们!这些事情,不用我教你怎么做。”

澜炼寒冷的声音响起,月白身影,抱着墨雪渊直接从后门,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遗王府。

来到遗王府中的身影,冲到房间中,看到床榻上空无一人,一瞬间,差点奔溃。

“雪渊!”

鬼魅的身影如同疾驰的风,寒烈,充满杀气。

死神的气息,蔓延在庭院之中,看到地上的脚印,身影毫不犹豫的追随了去。

马车一路疾驰而行,澜炼揽着怀中的墨雪渊,低眸,看着她倾国倾城的容颜,他将她紧紧抱在怀中。

“泷儿,我终于能够抱着你了!”

墨雪渊抬眸看着澜炼的容颜,丹凤眸子中只有寒烈的杀气,可是身体,却丝毫不能动。

马车疾驰而过,在来国的皇城之中穿梭着,身后,是一匹快马,因为今天是各国前来祝贺的日子,所以来国的街道上,百姓极其少,只有偶尔几个百姓来到街道上,看到疾驰的马车和快马,都惊慌失措的退避。

“主子!我们身后有人!”

低沉的声音响起,澜炼掀开身后的车帘,看着马背上的黑衣人,清秀的脸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。

“你果然没死!去皇城外的树林!”

澜炼放下车帘,对黑衣女子低沉着声音,无比淡然开口吩咐道。

“是!主子!”

黑衣女子接到命令,马车再度疾驰而过,身后的黑衣人,看见马车加快的速度,他也加快了速度。

没死?墨雪渊听到澜炼的话,为何会心里一紧,难道······

墨雪渊不敢相信,难道他真的没死吗?倾遗,难道真的是你?难道你真的没死?

可是为何澜炼还如此从容淡定的让暗夜的人去皇城外的树林,难不成有埋伏。

倾遗,别来!不要来!

“心疼吗?他没死,你是高心还是意外呢?”

澜炼看着怀中的女子,依旧是倾国倾城的容颜,清冷的双眸,寒冷的眉眼,可是她的眸子,此刻看着他却充满了愤怒和肃杀。

澜炼的手抚过墨雪渊倾国倾城的容颜,他清秀的脸,一双阴沉的双眸,不知道为何,触碰到这张渴望了许久的容颜,那一刻,他的心,竟然久久难以平复。

澜炼错愕的看着自己停留在墨雪渊眉眼上的手,就那么一刻,微风吹动了她墨色发丝,飘扬在他面前,她一双清冷的眸子,他错愕今生的容颜。

“主子!快要到了!”

寒冷的声音再次响起,澜炼猛然回过神来,抬头看向马车外,离开皇城之外,十多里的地方,一处茂密的树林,远远看去,便让人觉得诡异万分。

澜炼嘴角勾起一抹阴险,低眸再次看着怀中的人,马车平稳的停在树林之中,澜炼俯身,将怀中的人抱着,走下马车。

澜炼脱下自己的披风,把墨雪渊抱着,走向一颗大树下,他俯身,将墨雪渊小心翼翼的靠在大树上,把自己脱下的披风盖在墨雪渊身上,然后转身回马车拿了另一件披风。

虽然澜炼带走墨雪渊的时候,便已经给墨雪渊拿了一件她的披风,可是外面的天气毕竟是寒冷的,澜炼的目的,只是引出那个人,并不是想要伤害墨雪渊。

如果说这个世界上,有一个人能够让澜炼丢下所有的尊严高贵,那这个人一定是墨雪渊,澜炼对墨雪渊的深情,是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,所以,他不会伤害墨雪渊,此生都不会。

“主子,是否采取行动?”

黑衣女子来到澜炼身后,抬手拱起,恭恭敬敬的问道。

“不急,等他来了再说,所有的人都已经埋伏好了吗?”

澜炼扭头,冷冷问道,寒冷的声音带着死亡气息,比着深冬,还要让人感到冰封千里。

墨雪渊看着澜炼,一双寒冷的丹凤眸子,透着来自地狱的肃杀,让人无法抵抗,也无法触碰。

澜炼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,一步一步走向墨雪渊。

此刻的墨雪渊,不知道被澜炼下了什么药物,她一动也不能够动,并且全身没有一点力气,就连想要说话,也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“泷儿,你不用这般看着我,你所猜想的没错,是他,他没死!”

澜炼走到墨雪渊面前,他蹲下身,将自己盖在墨雪渊身上的风衣努力盖在墨雪渊身上,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,看着墨雪渊淡淡开口。

听到澜炼的话,墨雪渊死去的心,好像被什么抽打了一下,硬生生的疼,可是却那样的惊喜。

墨雪渊睁大眼睛看着澜炼,不敢相信澜倾遗真的没死,他真的没死。

倾遗,是你,你真的没死,你还活着。

那一瞬间,墨雪渊差点当着澜炼的面哭了出来,可是她不能哭,她心里很清楚,既然澜炼知道了身后追来的人是澜倾遗,澜炼现在在树林中,等待的人,便是澜倾遗。

“怎么样?你是不是很高兴?泷儿,你应该是很高兴的,你们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,忘尘涯深不见底,如同深渊,没想到,他居然能够活下来,看来!是我小瞧了他。

不过泷儿,你放心,即使他没死也没关系,忘尘他死不成,这里,便是他的葬身之地。

这里是来国,在这里死去,未免不是他的福气,他原本便是来国的人,死在来国的土地上,他应该感谢我才对,你说是吗?泷儿!”

澜炼俯身,闭上了双眸,深情靠近墨雪渊,浅浅一吻,落在墨雪渊额头上,墨雪渊一直睁着双眸看着澜炼,清冷的丹凤眸子,似乎要将澜炼千刀万剐。

别碰我!墨雪渊看着澜炼,清冷的眸子充满对澜炼的嫌恶,澜炼靠近她,她便觉得无比的恶心。

澜炼嘴角勾起冷笑,缓缓直起身,看着墨雪渊此刻无能为力的样子,得到心爱之物的骄傲感,让此刻的澜炼越陷越深。

“主子!他来了!”

低沉的声音在树林中响起,墨雪渊猛然抬头看去,一匹失控的马从远方冲向树林。

黑衣女子一惊,旋身来到澜连你面前,抽出了手中的剑,挡在澜炼面前对准了冲来的马匹。

只有马,黑衣女子纵身跃起,抬脚猛然一踢,失控冲来的马被黑衣女子踢倒,重重的摔在地上,再也没有了气息。

黑衣女子抬头看向天空,一惊,整个人迅速向后退去,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,手中的长剑,速度快得惊人,寒冷的杀气,瞬间将这片树林笼罩。

墨雪渊一双眼睛,一动也不动,看着正在和黑衣女子打斗的黑衣人人,她想要看仔细,那个人,到底是不是她心中所想之人。

澜炼走到墨雪渊面前,俯身看着墨雪渊紧张的脸,清秀的面容,他的嘴角浅浅勾起一抹阴沉的笑容,澜炼抬手,在空中随意挥动了几下,原本只有黑衣女子和黑衣人打斗的树林,瞬间冲出无数黑衣杀手。

墨雪渊一惊,冲出来的黑衣杀手,像狂蜂一样冲向此刻正在和黑衣女子打斗的黑衣人。

有埋伏!黑衣人一惊,纵身向后退去,可是黑衣女子不给他丝毫想要逃跑的机会,步步紧逼,黑衣人只能一边抵挡黑衣女子的进攻,一边抵挡冲来的黑衣杀手。

墨雪渊看着黑衣人和冲来的杀手打斗,是暗夜的杀手,没想到澜炼居然把暗夜带到了来国。

墨雪渊抬头,看着澜炼,寒冷的丹凤眸充满杀意。

“留一个活口!”

澜炼看着面前的打斗,慵懒开口,寒冷的声音充满威严,冷冷命令着。

接到命令,冲先黑衣人的暗夜杀手,手中刺向黑衣人的剑,骤然变得十分收敛。

黑衣人见此机会,想要逃离,可是暗夜杀手见他团团围住,丝毫不给他逃离的机会。

“别挣扎了!乖乖放下手中的剑,你可别忘了,泷儿在这儿呢?”

澜炼走到面前一步,对着正在打斗的黑衣人高喊,墨雪渊抬头,黑衣人听到澜炼的话,猛然扭头,一眼便看到了靠在大树下的女子。

白色貂裘盖在她的身上,她依旧是倾国倾城的容颜,依旧让这个世界都为之沉沦。

看大大树下靠着的女子,黑衣人的眼眸,顿时变得温柔而又担忧,黑衣女子见面前的人分神,手中的剑,宛如落花,刺向黑衣人。

“嘶!”

利剑划破衣服和皮肉的声音,墨雪渊的心,猛然一紧,看着黑衣人被划开的手臂,顿时鲜血直流。

倾遗!快走!

墨雪渊想要呼唤出口,可是却只能够眼睁睁看着人群中的黑衣人受伤,而她,却无能为力。

澜炼看到黑衣人受伤,嘴角扬起一抹得意阴冷的笑容。

澜炼扭头,看着大树下双眸充满担忧的墨雪渊,清秀的容颜,顿时一片不高兴。

澜炼走到墨雪渊面前,开新车了app官网他俯身,蹲在她面前,看着她此刻的样子,脸上扬起了一抹得意。

“泷儿,你在心疼他吗?别着急,等到暗夜将他的体力耗光,还有更精彩的在后面。”

澜炼说着,为墨雪渊拉了拉盖在她身上的貂裘,似乎担心她冷到一样。

墨雪渊没有理会澜炼,丹凤眸子始终看着人群中努力抵抗的黑衣人,眼眸充满担忧。

“澜炼!你以为,你能够得逞吗?挟持女子,你有什么资格坐在朝国的皇位上!”

黑衣人一边打斗,一边后退,高喊着声音,对大树面前的澜炼怒吼道。

墨雪渊猛然睁大了双眸,充满惊讶的看着人群中的黑衣人,可是瞬间,仅仅顷刻之间,她充满了激动喜悦的眸子,渐渐的暗淡了下来。

这不是倾遗的声音,他不是倾遗,他不是。

墨雪渊低下眸子,丹凤眸子,由原本的寒冷,转变为无尽失望。

墨雪渊和澜倾遗相处一年,澜倾遗的容貌,澜倾遗的声音,就连他的习惯,她都十分清楚。

刚开始的时候,墨雪渊一直全神贯注的看着打斗的黑衣人,可能是因为她太思念澜倾遗了,所以才会有这般错觉,可是这声音,虽然和澜倾遗恨相似,却不是他。

Tagged :

admin